主营产品:直流高压发生器高压开关测试仪
产品搜索:

大唐称五大电力集团一月份全报亏 电价改革首入政府工作报告

大唐称五大电力集团一月份全报亏 电价改革首入政府工作报告
尽管2月份的报表还没有送到五大发电公司老总的手上,但1月份亏损的消息已让电力行业再次蒙上愁云。

  大唐集团总经理翟若愚昨天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采访时表示:“1月份五大电力集团全部亏损,2月份报表正在做,我估计现在还是亏损。”这和中电投集团总经理陆启洲的说法基本一致,陆启洲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也表示:“今年集团估计亏损。”

 目前电力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平均在60%~70%,截至目前五大集团中已有三家超过了80%,而且在国资委列出的负债率较高的央企中,电力企业包揽了前几名。

  煤电应是“好朋友”

  “我们现在电价对应的煤价还是过高。我觉得蕞终解决煤电矛盾要从体制、机制上来解决,但短期内煤电协商也是一条路。”翟若愚同时表示,煤电之间不存在什么矛盾,矿厂和电厂厂长们都是好朋友,煤电之间是一个供求关系的问题。

  “目前的煤电不在一个平等的地位上,重点合同煤的运力是跟着煤炭走,如果运力跟着发电走,那么就没有这个问题了,定了多少煤,然后给这些煤配多少运力。”翟若愚表示,“中国的运力如果不紧张,煤炭价格早就下来了。”

  去年以来,由于电煤价格大涨大跌,煤电矛盾愈演愈烈。国家能源局统计显示,2008年电力行业陷入全行业亏损,五大发电集团全年亏损约400亿元,火电企业全行业亏损约700亿元。

  去年底,华能、大唐、华电、国电和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五大电力集团,由于前10个月巨亏近270亿元,因此坚持煤价再降50元/吨,以避免2009年亏损进一步扩大;而由于成本增加,增值税从13%上调到17%,再加上资源税改革的传闻,煤炭企业心有余悸,并且将合同煤的报价在去年的基础上上调80元/吨,双方的合同谈判至此陷入僵局。

  之后,合同煤谈判僵持不下,发电企业开始走上了海外找煤的道路。

  陆启洲表示,目前海外买煤,大多集中在福建和浙江这些地区,中电投旗下上海的电厂正在跟印尼谈,并且目前澳大利亚的煤炭价格又降到了65美元/吨,去年澳大利亚的煤炭价格蕞高达到过193美元/吨。

  “现在市场煤的价格比重点合同煤的价格还低,国外买煤做个补充很有必要,现在五大发电公司都在买,主要集中在印尼、澳大利亚、越南等地。”翟若愚也同时表示。

  在海外找煤的同时,国内的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甚至已经开始联手,在今年递交的政协提案中,原中煤集团总经理经天亮建议,加强煤电一体化,实现煤电联营,鼓励各自参股。

  而陆启洲则表示:“我们跟淮南煤矿搞了一个煤电联营的电厂,每家投资50%。”

  电价改革首入政府工作报告

  3月5日,国务院总理温**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:“2009年将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。继续深化电价改革,逐步完善上网电价、输配电价和销售电价形成机制,适时理顺煤电价格关系。”

  这是政府工作报告第一次明确地指出,要进行电价改革,理顺煤电价格关系。此前,在2002年进行的电力体制改革之厂网分开的初衷,就是要为电价改革做好准备,但时至今日,电价改革仍在原地徘徊。

  资深电力专家、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纪鹏认为,发电环节价格应该放开,在售电环节,允许大量售电企业出现,输电环节由于其特殊性,允许其垄断,这样我们要放开两头,管住中间,理顺价格。

  刘纪鹏同时认为,在煤炭市场也要引入竞争,目前五大发电企业普遍亏损,电力却不能按照市场规律涨价,应该利用当前时机,抓紧推出电力价格改革,理顺四个环节电价改革,另一方面,外部改革。在煤炭和电价之间,按照市场规律办事。

  三年前,吉林省和广东省台山市推行直购电试点,成为电力体制改革的一条途径,但三年之后,直购电试点仍然没有扩大。此前,一些专家认为,直购电方式或许能够打破电网公司对电力销售的双重垄断,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。如果这项改革能够顺利推进的话,将对更大范围内的电价改革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。
 


上海日行电气有限公司   地址:上海市宝山城市工业园城银路555弄18号楼14层1A88号 邮编:200080 沪ICP备09009265号-2